让我再看你一眼,大石坝!

0 Comments

大石坝,马上就要拆完了

大石坝,一个重庆人一说起就毫无印象的代名词,除了脑海中浮现一个地名,想不到任何象征性的标志。

但在大石坝生活过的人知道,这里,有100多年国防兵工厂,有国产汽车中翘楚的萌芽。

风雨传奇的江陵机器厂、前卫仪表厂的痕迹都在这里…从大石坝走过,一砖一瓦皆有岁月的荣光。

只是而今,早已定下倒计时的大石坝,除了洋炮局1862文创园,老片区年前马上就要消失殆尽了,趁它还没拆完,玩乐酱去看了最后一眼。

//

玩乐酱坐公交沿着北滨路一路而上,洋炮局1862便赫然出现在眼中。匆匆瞥过一样,原来的老厂房变得荒芜,两根烟囱在废墟下更却显注目。

但知道这里历史的老一辈人都懂得,洋炮局几个字所包含的历史分量,能把人一下子拉回大石坝曾经的辉煌年代。

不仅名字传承了中国最早西洋式兵工厂“上海洋炮局”,外迁至重庆后,血脉里也有军工厂的铁骨和自豪。

而其中大石坝的江陵厂是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。

毕竟当时的江陵厂可谓是号称十里江陵,从大石坝一村到九村,浩浩荡荡全是江陵厂的人。

不仅地盘大,设施也很齐全,拥有建新小学,幼儿园,小洞天,电影院,五村饭堂……俨然一个独立的小社会,完全可以实现自成一派的悠闲自在。

所以曾经的厂子弟一点都不羡慕进城,在大石坝,可以满足最火热的生活,也可以度过最单纯的三代人的美好。

就算后来江陵厂和长安厂合并,也是成就了赫赫有名的长安公司,继续荣耀傍身。

然而对大石坝来说,和所有工厂一样,不可避免的就是一个时代的结束,以及推翻和重建。

//

随着厂房一点点的拆迁,嘉陵厂和前卫厂偌大的宿舍区也一点点变空,变成了一处处轰然倒塌下的碎石瓦砾。

华润楼盘社区旁的第十兵工厂职员住宅旧址就是如此,满地堆叠的落叶,带有一种零落的凋敝美。

不过门上重庆日报的邮箱、豪华版的石椅、和颜色鲜红的对联…还能看得出这里曾经多姿多彩的生活痕迹。

职工文化中心前面的操场,听说曾经是大石坝最热闹的地方,大伙会在这里举办篮球赛,开大会和搞活动,现在也被废弃,和职工文化中心的办公楼一起等待拆除。

让人意外的是,还有不舍得离去的老人,满怀情怀地在老宿舍楼陪伴到最后一刻。

玩乐酱和小伙伴在大石坝一村偶然遇到了刚摆完龙门阵的叔叔,和他在这里养了十年的狗。

看到我们在拍摄,还会热情地让我们多拍点,“都是解放前的老建筑了,再不拍以后就没得了……”

凝视前方,叔叔住的楼房周围都已经被夷成了平地,远处还有挖掘机作业的声音和泛起的灰尘。

但与此同时,叔叔并没有太多伤感,坦然地跟我们说他年前就要离开了,就像说一场早已约定好的分离。

毕竟,大石坝厂子弟们奔向的是更舒适的环境和未来,往事只能留给记忆去回味。

//

可我还是不禁地想,那大石坝未来还留给年轻一辈什么呢?

从大石坝一村出来,我们又看到了洋炮局1862,看清了它上面竖立的几个大字“望得见山,看得见水,留得住乡愁”或许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。

每个大石坝的厂子弟,在时代需要时,相聚在大石坝,如今国家安稳,也愿共享这盛世繁华。

大石坝的厂子弟是离开了,但曾经聚是一团火,散也依旧是漫天星,不过在光的那头,永远有大石坝的荣光。

而这荣光,忘不掉的国防情怀,未来会在洋炮局1862,这个300余亩兵工主题文创园身上延续。

用年轻一辈喜欢的网红打卡方式,把大石坝曾经的痕迹,去展现诉说给下一代人。

只希望到时候,你愿意带更多人来了解大石坝,了解大石坝曾经的故事。

你愿意吗?

¤今日互动¤

你对大石坝的记忆是什么?

编辑 / 毛不易

责编 / 楚雨荨 主编 / 彭于晏

摄影/ 阿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