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蜗居家中的春节,小面火锅江湖菜,你最想念的美食是什么?

0 Comments

2020庚子鼠年,这是一个没有外出消费的春节。

被院士与医生叮嘱“不要出门”,市民纷纷取消了春节大鱼大肉的安排,在家中靠着买菜自炊朴素地度过――毕竟外出就餐一方面要面临聚众的风险、另一方面还要面临食品安全的问题。

我家的家庭成员不能吃辣,所以一日三顿是顿顿清淡,除夕晚上在家中自制火锅,熬的都是番茄汤底。

因为实在是太想念重庆市的大麻大辣了,游品在家自拟了一个“秩序恢复后的下馆子名单”,算是起到一点望梅止渴的作用。

1.主食类:江湖菜

江湖菜是以味大、油多,重麻重辣为特点的重庆本土原创菜。

以往总爱在餐点约上几位朋友同事,每人出贰三十块,一起去馆子里点七八个菜。从酸菜鱼到毛血旺,从回锅肉到辣子鸡。

大坪正街上的忆味源私房菜馆值得推荐,它们家除开常规的菜色,还有两道美味得惊人的特色菜,一是铁板豆腐,二是豌豆尖鸡血汤。

铁板豆腐香嫩无比,入口即化;鸡血汤的食材新鲜,以清汤煮血却不见异味。

2.火锅类:鲜龙井

对许多山城市民来说,这是一个阔别火锅的春节。

火锅是粗放的美食,要抻着沾满口水的筷子在一个汤锅里和一大批人一起捞来捞去,它自然是免不掉“有健康风险”的指责了。

假若疫情结束,我预备去到南山的火锅一条街大饱口福。

还记得上次一群人去鲜龙井吃火锅,满桌子摆满菜:极薄的大刀腰片、温热的唯怡豆奶、脆嫩的鸭肠、冒泡的山城啤酒。

荤腥下到红锅里,一双双筷子等待着,大家还会为彼此夹菜,分着将椒麻味的酥肉与甜糯的红糖糍粑吃掉。

3.面类:素椒面

身处外地,除开火锅与江湖菜,我最想念的就是重庆的面条了。在成都吃面条,只能吃到煮得极软的韭菜叶,还是想念重庆口感嫩滑的碱水面。

从两根莴笋叶开始,重庆小面开发了丰富的浇头:猪肝、鸭血、豌杂……但在离渝之前,我刚刚听说了重庆市大名鼎鼎的“小滨楼素椒面”,这是我目前最馋的东西。

被渝商发接手后,小滨楼的味道已大不如从前,但其手艺似乎散落民间,已有不少读者向我们推荐了好几家“做得一手好素椒面”的馆子。

网友@日月工厂集合仓说:“目前最接近曾经小滨楼担担面和素椒杂酱面味道的一家是胡记馄饨,地址在九龙坡区跃进路。有曾经的小滨楼的8分水准。”

当然,在严控疫情的这一阶段,出门打牙祭的愿望只能保留在心中――我家附近的馆子统统大门紧闭,出门采购时会望着它轻轻叹气:

想必春节前所制备的大量食材都打了水漂,在这样惨烈的经济损失之下,不知它能否撑过这个冬天。

假如它们可以熬过这个冬天,等到一切恢复正常之时,我一定会张开大嘴把它们吃个遍的!

在家中自炊的日子里,你最想念街头的哪样美食呢?